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史天地

欢迎订阅2013年《文史天地》杂志,全年免邮。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文史天地微信,为您呈现更多精彩内容! 微信号:wenshitiandi 公众号:文史天地

网易考拉推荐

南京因修筑中山陵引发的“叫魂”恐慌  

2011-01-10 18:08:54|  分类: 精品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事发生在上世纪的20年代,似不足奇,因中国的老百姓刚刚摆脱封建帝制的桎梏;但在现在,仍有人争烧岁首第一柱香,不少城市的马路也仍有摆摊算命测字的术士,等等,就不仅奇怪而且可悲了。

  中山陵,这个民国景点可谓闻名遐迩。对于中国国民党而言,中山陵的修筑则被赋予了特别的意义,它体现着国民党对孙中山的尊崇,也是保持国民党统一整体的一种向心力。如今,中山陵已成为南京的一张旅游名片,凡第一次游览南京,必去的一个景点就是中山陵。但游客在观赏中山陵的同时,谁也不会想到,当年在修筑该陵墓的时候,却在南京城引发了一场令人匪夷所思的妖术恐慌。 
恐慌发生的缘起——修筑中山陵
  孙中山病逝后,为了表彰他首造民国的功勋,当时主政的北京政府决定对孙中山进行国葬,鉴于孙曾表达过死后葬于紫金山的愿望,所以将墓址选在了南京的紫金山。经过一番设计及工程招标,中山陵于1926年1月15日正式破土动工,但因交通受阻,军阀混战,使得工程不断被延宕。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后,开始了大规模的陵园建设,特别是1928年3月负责中山陵工程的葬事筹备委员会召开会议,决定加快建设进度,以便尽快将孙中山的灵柩移至紫金山安葬,陵墓的工程进展也就随之得到了明显的加快。正当中山陵工程紧锣密鼓地进行之时,一个令人惊惶的“叫魂”谣言却在金陵城蔓延开来。
  “叫魂”,即将人的灵魂摄去他用,而被摄者将因为失去自身的灵魂而很快死亡。这种“法术”在江浙地区已经出现过多次。据记载,叫魂恐慌曾以乾隆年间(1768年)和光绪年间(1876年)影响最大,特别是乾隆年间的那次叫魂恐慌,还引发了清廷在全国大范围内追捕该类术士的行动。不过,较有意思的是,这两次叫魂案,都是以地方修桥为谣传的开端。乾隆年间的这次叫魂谣言,是因浙江德清县修桥而引起;光绪年间的这次恐慌,也因修缮南京城内的长干桥为肇始。谣传石匠为了使桥顺利合拢,将摄人魂魄去顶桥梁。一时之间,社会上到处弥漫着恐慌气氛,在朝廷的严旨催逼下,各地方纷纷严厉查拿相关嫌疑犯,弄得到处风声鹤唳。尽管此事最后水落石出,但真相却大有区别:乾隆年间的此次叫魂,因为皇帝神经过敏,坚信妖术的存在,一再歇斯底里地要求各地督抚捉拿嫌犯,而地方官员为求自保,只得对一些有“妖术”嫌疑的乞丐及和尚刑讯逼供,造成冤狱连连,最后皇帝得知此事纯属自己捕风捉影后,才紧急叫停各地的审讯,使这场叫魂案悄然收场;而光绪年间的叫魂,则是地方秘密教会如哥老会、斋教分子为了推翻清廷统治而联手策划的,在清廷捕获这些教门分子后,这场恐慌也很快平息。
 但是,两次叫魂恐慌都滥觞于江浙两省,这与江南地区的民间习俗有很大的关系。如在江苏宿迁等地,就有对死去的小孩子叫魂的风俗,因为民众相信小孩死后的魂魄会因术士的“叫”而返回与父母团聚。在经历乾隆与光绪朝两次叫魂案后,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在欧风美雨吹拂下民智先开的江南地区,这种看来纯属无稽的叫魂恐慌居然因中山陵的修筑而再次发生。
  1928年4月,南京城突然流传开一个令民众恐怖的谣言:称中山陵即将落成,但要使其坚固耐久,防止石坟垮塌,需要摄取多名儿童的灵魂来顶住大梁。谣言一出,金陵城人心惶惶,一些“智识薄弱之男女”大都信以为真,纷纷严诫其子女,不要轻易出门,而且为了抵御术士的摄魂,还采取了多种辟邪的措施来防止自己孩子的魂被摄去顶了中山陵的房梁。
人心惶惶中的金陵城
  谣言蜂起后,一时之间市井流言遍布,男女老少均对此交头接耳,并称某处又抓获几人,某处又有几人被叫魂。人人走在路上都提高警惕,互相戒备,防止被突然施法。南京城人心浮动,传言满城风雨,“极呈恐怖不安状态”,市民人人自危,几乎达到了非亲朋好友不敢交谈的地步。
  尽管南京市政府相关部门对此发布了告示,称此纯为无稽之谈,希望市民不要轻信。但事情总是这样,越描越黑,谣言不但未能制止,反有愈演愈烈之势。很快,又传出新的谣言,称南京最近来了很多暗施邪术的“妖妇”,她们法术高强,凡是被她们定为施法目标,无论成年人还是幼童,只要被其抚摸了身体,用手指遥指一下,甚至就是被叫了名字,其魂就立刻被摄去。为了防止自家孩子的魂魄被拿去顶了陵墓,家长在小孩肩上缝制红布,在上面写着“你造中山墓,与我不相干,一叫你魂去,再叫你去当”、“石叫石和尚,自叫自承当,早早回家转,石匠顶桥梁”,并画上种种荒诞不经的符号等等。
  此后谣传更是“愈演愈盛”,称妖人携带朱书、符蓚、玻璃小瓶、红绿绒、绣花针等物件,装作卖布及卖菜之人,到处施行妖术,摄取魂魄。很多市民在极度戒备的心理支配之下,见到有些长相奇特的流浪贫苦老妇,第一反应就将此人定为摄人魂魄之术士,对其谩骂围殴并扭送警察机关。此类案件有时一日数起,严重影响了社会秩序。更离奇的是,从她们身上居然搜出了玻璃瓶、黄纸符等做法用的器具。据说凡是被此类老妇接触的人,全身顿时会失去知觉,“僵卧如死”,这算是幸运的,更恐怖的是有的还一触即死的。但经警察局稍作审查,发现根本查无实据,而将其释放。不料此举,更是引发了市民的无端猜测,称警察局对这些妖人“不予严办,随捉随放”,乃有意放纵妖人摄魂,为中山陵的完工做准备。
  在此期间,谣言内容出现了几次变化。当时南京已被定为民国的首都,取代北京成为中国的政治中心,南京也随之展开了大规模的市政建设。南京市警察局为了掌握市民的户口情况,对常住的市民进行了户口调查。教育局因需要得到南京市当时学龄儿童的数量,进而确定未来教育经费的分配及学校的开设,适逢警察局开展户口登记,为了工作便利起见,遂搭了一回便车,委托警察局代为登记每户人家的六岁至十二岁学龄儿童的情况。不料此举被人当作“把柄”,称官方为了摄取儿童魂魄,特前来登记将摄取儿童的数量,以便为中山陵的完工做准备,随时把儿童的魂拿去顶石坟。流言纷纷之下,市民对警察局此次进行的登记采取了抵制态度,教育局也没能拿到学龄儿童的准确数据。
        除了将儿童的魂魄摄去修筑中山陵外,还谣传官方将拿一些魂魄去做“阴兵”来协助军队作战。为了统一全国,1928年4月初,南京政府开始了著名的“第二次北伐”,蒋介石指挥其军队沿津浦线北上,在鲁南与孙传芳和张宗昌的部队相遇,在经过一番激战后,北伐军顺利占领鲁南地区。此次作战,需要兵力众多。南京市间乃传言,为了弥补兵员不足,蒋介石将一些被摄取的魂魄携至部队,利用术士做法,化为阴兵,协助北伐军作战,据说目前尚需阴兵多名云云。此类叫魂的谣传影响不小,连在前方指挥作战的蒋介石也得知此事,而特地致电南京卫戍司令部询问相关情况。
  在社会性恐慌压力下,普通市民为了自保,纷纷提高对一些长相奇特之人的戒备,并将有施法嫌疑的人扭送至警察机关。但一些不法分子却将其视为发财的良机,他们以抓术士为名,对过往商旅见财起意,百般敲诈勒索,勒索不成,便借口其有妖术嫌疑,对他们殴打谩骂,无所不用其极,严重影响了首都的形象及治安。南京城内秩序一时混乱不堪。    
政府辟谣解迷信
  面对日趋混乱的局势,谣言恐慌也引起了南京市政当局的高度重视。时任南京市长的何民魂责成市教育局和警察局迅速辟谣,并抓捕相关造谣者。面对市长掷下的严旨,相关部门迅速行动了起来。
  1928年4月17日,南京市警察局对被扭送来的老妇进行严加审讯,但这些嫌疑人“俱言语支离”,尽管公安局百般盘问,但仍然不得要领。对此,警察局长孙伯文认为此种纠纷情形,将严重影响首都治安,经局务会议讨论,决定召开南京市各团体代表会议“详慎研究”妖术恐慌问题。会议间,各团体纷纷从不同角度讨论了这一事件,如有的从生理学、心理学的角度提出症结所在,也有的从破除邪术的教育问题发表见解。但是会上大多数人的意见认为是“共产党徒欲逞其捣乱后方之阴谋”,一边利用“下愚无知之徒”,传授给他们妖术,使其害人,而自己却可以静观其变;一边乃乘机散布谣言,使得社会惊恐,达到其政治目的。即认为是共产党“借机捣乱”。当时议定,将被拘获之疑犯严加看管,设法审讯,并派遣干练警员,多方侦查,力求短期内破获该案。同时通告一般民众,“勿起无谓恐慌”。同时与首都卫戍司令部联合进行布防,拿获造谣者。
  南京市警察局长还专访了被“摄魂”的受害人,询问相关情况,发现这些人并未有何异常举动及反应,但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要么身体虚弱,要么就是精神曾受刺激导致说话颠三倒四。在各团体代表会上,警察局希望各位代表能向民众详加解释,并表示将组织一个特别侦察委员会,处理该类嫌疑人。同时决定,自20日起,由南京市宣传科及教育局社会调查科为主干,联络工商、妇女、学生各团体,沿街分头演讲,大力宣传。对已被拘捕者交医院检查,查其有何病症。对那些已经保释的疑犯,要对其进行跟踪追查,并详细探查其邻居情况。
  为破除谣言,会议还派遣警察局人员和各团体代表等四人,当场审讯被拘捕之“邪姑”马氏与被害者鲁氏。马氏时年五十岁,丈夫早故,以卖花为生,在马号(地名)因被认为是摄人魂魄之术士,遭人围殴。经审讯发现,此妇人品端正,“实属良好老姑”,并无妖邪情事;接着传讯受害人鲁氏,鲁氏称家住淮城东乡,时年三十岁,因出门见马氏被群殴,遂前往围观,混乱之下,被众人认定为遭受摄魂之受害者,其实并无此事,身体也没有什么发热等异常情况出现。警察人员当众宣布将马氏无罪开释。
  南京卫戍司令部专门就此发布告示,称所谓妖术摄魂,“简直无稽可笑到了万分”。认为此类谣言的纷起,与天气暖寒不定致使疾病流行有关,一般民众不究其根源,以为这是妖术作祟,“一人唱之,众人和之”,三人成虎,使得稍有知识的人“也不免为之谣惑”,恐惧感遂遍全城。认为现在当是北伐进行正顺利之时,潜伏在南京的“敌探共党,以及地痞流氓等人”,见南京防范周密,无法得逞,于是造出这谣言,以动摇无知愚民之心,使后方秩序混乱,彼辈乃得活动的机会。卫戍司令部还“以恳切严肃而负责任”的态度告诉民众,不要相信此等邪说,同时表示要严厉缉拿制造此类谣言的不法分子,一旦拿获,即“严厉惩办”,以儆效尤。告诫民众不许诬陷好人、聚众围殴,若有意违反,则“以扰乱治安定罪”,若发现嫌疑人,则可以就近报告警察,或来卫戍司令部呈诉,由警方出面缉拿。此告示主要是安定人心,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
  面对后方发生的妖术恐慌,在前方指挥作战的蒋介石也获知了此事,他对此的第一反应倒不是害怕妖术摄魂,他认为所谓妖术摄魂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但他主要是对后方秩序紊乱的担忧。因为得到线报,在4月20日左右将有人在沪宁线上捣乱。沪宁线为北伐军后防补给的重要生命线,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恰在此时,南京市内又发生了术士摄魂之恐慌,蒋介石认为此类事件的发生绝非偶然,因而致电南京市警方,要求其严密注意,确保后方无虞。
  由于传言教育局登记儿童数目是为了给中山陵摄取魂魄,教育局针对此特出面辟谣,教育局长表示此传闻更是滑稽,他称“如果世界上真有此类妖术,来要你们小孩子的命或灵魂,还来公开调查么?早就秘密的捉将去了”。除此之外,南京市教育局不但发出大宗布告及印刷品、传单广为解释外,还特地发布告示辟谣。有意思的是,该告示和以往的官方公文不同,而是采用七言诗的形式告诉市民不要信谣、传谣,内容如下:
  荒谬古怪又稀奇,南京市民发疯气;
  无缘无故起谣言,通衢小巷闹把戏;
  什么妖魔摄灵魂,都属荒诞无根据;
  无识民众偶听到,吓得精神不附体;
  其实没有这回事,反动分子乱凑趣;
  奉劝诸君莫轻听,现在时疫正流行;
  儿童卫生须注意,打倒死亡和疾病。
  教育局表示,为了避免以讹传讹,希望民众能将小孩肩膀上的红布取下,“以祛迷信”。南京市政府也于4月19日发布第十四号布告,称本市近来忽发生“摄取生魂谣传”,认为此“荒谬离奇,不值一笑”,认为此谣传的由来可能为天气渐热,疾病流行,“市民挟先入之见,群相惊疑,遂多妄指”,表示若缉拿到无知妄人、江湖流痞之类的人,信口造谣,假托鬼神行愚弄市民佩戴符蓚之事,将严加惩处,“以绝妖诬”;同时还劝告民众,此当“革命政治之下,科学昌明之时”,不要相信此种无稽流言,有疾病者应尽早去治疗,若发现妖言惑众之徒,并应立即送由警察局讯明办理,不要凭一时意,“私行殴禁,致干法纪”。
妖术恐慌的收场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南京市政当局的大力辟谣下,南京市民也发现实际上并未有人因摄魂而死亡。公安机关后来也抓获了一些借机谋财的不法分子,他们的供词更是对妖术传言的荒诞作了有力的证明。这场不小的叫魂恐慌渐渐平息下去,慢慢地被南京市民所淡忘。但此次事件却引起了国民政府的重视,他们归结其原因为民间迷信思想仍然严重,所以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加快开展一场破除迷信运动。此运动一经发起,在地方上进行得如火如荼,而各地的城隍庙就成了首当其冲的目标,这是后话。(作者单位:南京大学)

 

作者:何志明 版权:《文史天地》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1915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